当前位置:首页> 文萃园地 > 

东方民主

时间:2017/1/25 9:09:55 来源: 作者:zl 点击:129

引言

何为民主?这个问题已经讨论了二千五百多年。自从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研究了当时的雅典、斯巴达等城邦国家的情况后提出了民主政体这个理念以来,争论从未停止。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对民主政体的看法与他们的祖师爷不一样。美国开国元勋们从他们的故乡欧洲学来了贵族民主政体,直到十九世纪林肯提出“民有、民治、民享”的理论,二十世纪孙中山领导资产阶级革命,推翻封建帝制,建立以“三民主义”为理论基础的共和国。这些伟人对民主这个理念的理解、认知和实践也差异极大,效果更不一样。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自称民主国家的理论家和政客对民主的认识变得越来越肤浅,浅得令人哭笑不得。美国某一重要高官在韩国某大学发表演说后回答记者问题时说,“民主就是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么简单?!另一高官在台湾陈水扁执政时说,“台湾是亚洲民主的典范”,而她的总统小布什却说台湾是“麻烦制造者”,虽然他说台湾是“麻烦制造者”,他却制造了世界级的麻烦,二〇〇三年,他发动侵略伊拉克战争,成千上万颗炸弹丢在和平土地上时,他说这是推行民主政治,推进“以伊拉克为核心的大中东民主”。然而,与上述观点相反,前总统卡特说“美国不再是民主国家”,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怀疑西方民主已死。许多人赞赏他俩的说法,因为打着民主旗号的“阿拉伯之春”和“颜色革命”给许多国家的人民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灾难。反过来,这些灾难又蔓延到以民主国家自居的欧美许多地方,恐怖袭击越来越多,威胁到全世界的安全。按照西方的实用主义哲学原理,结果可以判断理论正确与否,西方民主推行者应该考虑他们的理论是否正确。但是,在亚洲各地,有些年轻知识分子还没有看破西方民主的实质。由于有错误的民主认知,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干出公众无法接受的伤天害理之事。以上所述,众人有目共睹,笔者觉得“何为民主”这一问题值得继续讨论下去,这个问题不应该没有答案。如果经过长时间的全球性讨论,能达成一个基本共识,对建立公正、繁荣、民主、和谐的世界新秩序大有好处。

 

一、诞生民主理念的时代背景

公元前600-500年间,群雄纷争,城邦和以部落为基础的小型国家的数量不断增多,民间思想活跃,社会学兴起。夺得一方的国王及其精英们考虑的第一个问题是“如果治国,让其巩固发展”。在华夏大地,周朝末期出现的许多小国的国王们也很想得到治国之道。老子曰:“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平天下”。孔子也说,“亲民”,“为政以德”,“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在希腊半岛出了个著名的哲学家叫苏格拉底,他看到《德拉丁法典》过于严厉不利于善政。后来雅典制订了《梭伦法典》,产生了议会,建立民主政体,但一般人还不知道民主的含义。当耶乌提督摩斯被民众选举为领袖时,苏格拉底问他,“你知不知道什么是民主政体?”苏格拉底认为假民主政治不顺从民意,是没有法制的独裁政治。以苏格拉底的哲学和思想为治国理论的伯里克利时期是雅典的黄金时代。伯里克利曾说,“民主政治不是少数人独占,而是多数人享有。在我国,依照法律,人人都有发言权,但如果某个人才能超过众人,那我们必须超越所谓的平等观念,特别重用这个人,给他很高的地位。如果一个人很能为国家做事,即使他出身贫寒,也不能阻断了他的仕途。”他还说,“只要你不侵犯他人或伤害他人,你天天可以自由自在生活,否则,只能用法律来约束。”

综上所述,我们是否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民主理念是因治国需要而产生的政治思想。

 

二、国家学说和人学是民主的理论依据

民主的最终目的是善治。善治的目的是保证国家强盛,人民幸福。

Democracy(民主)一词来源于希腊语,其含义是“多数人统治”。统治什么?统治国家。中国人理解的民主的含义是“人民当家做主”。做什么的主人?做国家的主人。我们不喜欢用“统治”一词,而用“治理”、“管理”、“治国”等。

“多数人统治”也好,“人民当家做主”也好,听起来很顺耳,做起来就不容易了。美国和我国的开国元勋们,还有列宁,在这个问题上费了好多心思。延续八百年历史的中国古代周朝的周文王和周公在这个问题上的研究也不少。

总结他们的国家学说理论,建立科学的现代国家学说十分必要,它是真正保障“多数人统治、”“人民当家作主”的有力理论根据。《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之所以轰动全球,各国领导阶层很重视这本书,是因为习近平在这一领域有所突破。

至于人学,十多年前就有人提出需要建立这门学科,但许多人还不熟悉它。其实这是一门自古就客观存在的理论学科,只是没有人进一步完善它。《三字经》一开头就涉及到人学,中国几百年都在讨论人性善恶问题,至今还在讨论。《圣经》也说人生来就是有罪。美国三权分立体制的建立也与人性有关。所以建立民主政体不能不参考人学理论,因为人学主要研究人性、人格、人品,人性的变化,人品与环境的关系,如何观人识人等问题。治国是人去治,什么样的人有资格代表人民去治国?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三、民主的国家性

民主一词十分吸引人,因为它闪耀着迷人光彩。然而许多人忽视了一条基本的常识:只有主权国家才是民主合法的拥有者。善于蛊惑人心的西方政客别有用心地利用这个光彩,欺骗世人,把民主和选举完全等同起来,把个人自由说成是民主,甚至把侵略行为说成是“推进民主”,把颠覆外国政权说成是“反对独裁,推行民主”。这些严重违反《联合国宪章》的罪行都是打着民主的旗号反民主,连续不断的犯罪把世界搞得很乱。

民主一词本义是多数人治理国家。要治理国家,就首先得有国家。没有国家,治理什么?所以民主的第一要素是国家,国家要独立,殖民地不可能有民主。不管穷国富国,不独立就不可能享有民主。这就是民主的国家性。本文第二部分谈到国家学说。按照国家学说,独立的国家首先要制订一部科学的国家宪法。这个根本大法确定了国家政治制度、国家机构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如何保证宪法的科学性?那要看它是否能确实保障“多数人治理”,使多数人获得利益,保护国家安全和稳定,有利于整个国家的发展。选举是民主的一小部分。个人自由是民主政体应考虑的问题。选举是建立国家机构负责人的一种办法。选举分为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美国大选属于直接选举,中国的选举属于代议制的间接选举。选举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选出来的人如何代表大多数人治理国家,科学决策,以政策和法律保护大多数人的利益,保障绝大多数人的个人自由。

 

四、民主的另一个含义

古希腊语的“民主”一词的本义是“大多数人统治国家”,我们中国人说的民主是指“人民当家作主(做国家的主人)”,两者是同一个意思。这个含义与国家的国体、政体和制度有关,它是政治性含义。“民主”的另一含义涉及个人行为。如果某人习惯于独断专行、专横跋扈、自以为是,总是以我为中心,人们就说他不民主。假如这个人负责一个部门的工作,这个部门非出大问题不可。所以我们提倡讨论协商,透明决策,科学决策。

这个非政治性含义并不是可以随意忽视。孔老夫子把治国和修身连在一起,强调“自天子以至庶人,壹是以修身为本”是有一定道理的。治国理政,戍边卫国,都需要人去执行。执行者的作风、人品、才能和责任感直接关系到执行结果的好坏优劣。西方人不得不认可中国以“德才兼备”选择干部。德国社会学家奥斯卡·内格特预言“中国定将实现一种特殊的民主,这个民主将考虑到大国的社会、文化和经济特点。这种亚洲社会主义民主是史无前例地继续思考孔子的公共伦理。”在新世纪到来前的1998年,一群忧世优民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巴黎聚会时提出“人类社会若要在21世纪继续生存下去,就得回到2540年前,重新汲取孔子的智慧。”

 

五、东方民主是未来世界的希望

 

无数历史事实教育了世界人民:西方政客不是真的传播真正的民主,而是打着民主旗号搞地缘政治,肆意干涉别国内政,掠夺别国资源,企图独霸全球。这本身就严重违反了国际民主原则。强盗念佛经,狗嘴吐象牙,帝国主义讲民主,世人不再相信这一套。西方不得不停止传播“民主”。牛津大学教授雷根说,“西方民主国家正在失去自信,忍受着自我怀疑的痛苦”。他们也在揣测世人不相信他们的原因。由于目的不纯,又得出一个荒诞的结论:“民主失势,原因何在?有两个原因,其一是2007-2008年金融危机,其二是中国的崛起。”

擅长用甜言蜜语误导民心的西方政客不愿详细深入阐明这两个原因。如果进一步说明,应该说自居民主国家(尤其是美国)的不民主治理引发了金融危机,金融危机及处理危机的方式使99%的国民看穿了假民主政体;中国在真正民主政体治理下,经过连续三十多年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翻了三番,六亿多人脱了贫,国盛军强民安,变成了十万亿俱乐部成员,拥有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良政善治的结果,是真民主的胜利。善于对比观察的世人看清了真正民主在何方。

真正民主在东方。

华盛顿大学政治学教授迪克森说,“多数中国人相信自己的国家已经拥有了高度民主,并对现行民主质量感到满意,对不远的将来进一步加强民主充满了希望”。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观察到中国过去三十年间,每十年生活水平翻一番。中国精英阶层认为他们的模式比西方民主政体效率更高,更能避免僵局。中国领导人每十年换一届,按照完成施政目标的能力选拔干部”。华裔法国学者郑若麟公开指出“中国模式已超越西式选举民主”。中国著名学者张维为指出“中国的民主制度与西方不同,中国采用的是协商民主,包括决策领域的民主集中制”。

笔者引用了上述不同国家的政治学学者的观点,其目的是说明世界上还有许多人正在客观地研究民主这个课题,实事求是地看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政治体制。这些学者不像屁股决定脑袋的西方媒体人,也不是为了私利用胡言乱语欺骗世人的吹鼓手。这些治学严谨的学者是为探索真理而研究,切望得出正确的结论。

东方民主是未来的希望。

东方民主叫人民民主,协商民主是人民民主的一部分。2014年9月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说,“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民主,他区别于其他五花八门的民主(新自由主义民主,党争民主,选举民主,资本主义民主,主权民主,西式民主,大众民主等等)。

什么是人民民主?

人民民主是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管理国家的科学治国理论,是一个庞大的理论系统。有人把直选与民主划等号,何等肤浅!有人认为街头抗争就是民主的全部,非也!过去,由于普通人对民主的认识不够,理解不深,加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有意弯曲,产生了各式各样的民主。其实,这些“民主”只强调了民主的一部分,忽视了民主的诸多要素。

民主的要素包括主权国家,合格的公民、称职的政府,公正的法律,经济的发展,秉公为民的执政党。这六要素是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管理国家,实现真正民主不可缺的条件。

习近平主席指出,“保证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不是一句口号,更不是一句空话,必须落实到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中。”他抓住了人民当家作主这个根本和核心,同时顾及了民主的诸多要素,为在东方实现真正的民主在理论和实践上做出了突出贡献。对该问题感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参考《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读本》(2016年版)第十部分(p.p.163-185)。

 

六、民主的六大要素

 

第一要素是主权国家。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不可能有民主。国家不独立,哪来的民主?毛泽东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曾说过,“中国人民将会看到,中国的命运一经操在人民自己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的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今天,毛泽东的预言正在实现,但我们也没有忘记一个事实:这几十年,中国人民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直不停地和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作斗争,捍卫国家主权,保卫我们的民主政体。

2000年华沙民主论坛正式宣布:“人民意志乃政府权威之基础。”这个结论很正确,但如何理解“人民”这个概念又是个问题。被判刑,被剥夺了政治权利的人是不是属于人民范畴?犯了叛国罪,身在该国心在他国,为他国尽力效忠的人是不是属于人民。所以,人民指的是该国合格公民整体。只有合格的公民才有管理国家的权利。笔者很欣赏我国宪法里提到的“人民民主专政”这一措辞。除恶举善是民主政体的必要措施,民主政体需要制约反常人性,制约权力。谁来制约?合格公民。由绝大多数人口中的合格公民对极少数反社会反人类的社会渣滓的实行“专政”,治理社会,管理国家。只有合格的公民才能选举出真正有资格代表人民执政的各级领导人。公民的素质与民主质量的关系十分密切,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说,“民主需要公民”,而且他说“需要真正的公民”,因为合格公民是民主的第二要素。

民主的第三要素是称职的政府。现代社会争论的焦点就在这儿。争论热点有两个,一是建立什么样的政府,二是怎么建立政府。沃尔夫说要“诚实的看守(包括政府,警察)”。“诚实”的语义范围比“称职”小。我们说的称职政府不仅要诚实,而且要全心全意为国家和国民服务,要为全国人民谋利益,而不是只代表某一集团或某一阶层的利益,更不是只为少数人的利益服务。称职的政府应该是职能科学,结构优化,廉洁高效,人民满意。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点赞东方人民民主政府为世界各国政府树立了好榜样。

怎么成立这样的政府呢?西方民主只强调直选,忽视了这种程序民主的负面后果:政党和政客一切从选举出发,为某一集团的狭隘利益,操纵选举政治,长时间把国民引入政党纷争,不从长远角度思考治理国家的措施,四到五年一周期,来一次争吵,众口嚣嚣,莫衷一是,民众分裂,疲于应对选举。东方民主是实质民主,对国家领导人的选择更是十分慎重,程序也比西方民主科学,但更复杂。东方民主选举领导人是按照这样的程序:培养+推举+选举。从经过二三十年培养教育的优秀干部中选拔出政绩特别突出,思想进步,身体健康的德才兼备的极少数人,由有关机构推举为候选人,再经过无数次的征求群众意见,与各党派民主协商,最后交给人民代表大会选举。这就是东方民主的选贤任能。

政府成立以后制订什么样政策?如何决策?这是识别真假民主的试金石。执政为民是东方民主的口号,这个口号落实在它所制订的政策上。这里举个税务政策作比较:小布什政府的减税政策,普通群众得不到多少益处,但1%的富豪却得到无可计量的收获,结果国家税收减少,国债升至十四万亿,这笔国债最后非得全国纳税人买单不可;中国也有一个免除农业税的政策,这是中国几千年历史第一次完全免除农民的负担。有一个农民亲口对我说,“以前种田要交公粮,杀猪要上税,现在好了,没有公粮,种一亩田还得80元奖励,养一头母猪每年还得50元奖金,母猪死了国家还赔你500元。”难怪有些学者说,“中国的民本民主是个好东西”。

政府制订的政策内涵可以看出这个政府的性质,可以看出它是不是民主政府。决策的方法与程序决定政策是否正确。东方民主政府的重大方针政策和法律是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而中国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与西方的议会有质的不同,所以决策也不同。笔者很欣赏“协商民主”和“毛细血管民主”这样的提法。这是对东方民主决策方式的高度概况,是对中国的民主集中制指导下的透明决策、科学决策的生动阐释。经过政府与民间、政党与政党、地方与中央之间无数次的协商、讨论甚至争论,最终达成共识,形成政策。中国这么大,人口那么多,怎么能形成共识?全靠遍布全国各地每个角落的基层机构和各级地方党组织。它们就是毛细血管。小血管的血流入大血管,经过心脑的良好作用,又流向全身,保证肌体健康。

民主的第四个要素是公正的法律。现代社会没有哪个国家不讲“法制”,因为没有公正的法律,民主是保不住的。但是法律是人制订的,是否公正还是个问号。例如,北欧某国一个极右分子以反对政府的移民政策为由,射杀了七十七个无辜的青年学生。他进了豪华监狱,他还不满意监狱生活,控告政府侵犯了他的人权。法院判他胜诉。这个裁定公不公正?按照什么法判决?美国白人警察多次射杀违反交通规则的黑人,法院判警察无罪。这又是依照什么法?东方民主的法制观念值得世人尊从: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

第五个要素是经济的发展。牛津大学教授斯特恩·雷根认为:没有发展,民主会被历史湮没。他应该进一步深入说明民主属于上层建筑,没有经济基础,空谈民主是没有用的,不能全民喝空气治国。西方民主政府最近十年很不受国民欢迎,原因之一是人民生活没有多少提高,特别是青年人找不到工作,财富大部分流入1%的腰包。东方强调“发展是硬道理”,“科学发展”不盲干,采用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共存,国有集体私人企业并存的经济体制,保证了三十多年连续发展,人民享受了发展的红利。

最后一个要素是秉公为民的执政党。世界上有数千个政党,有大有小,有的执政,大部分在野。在今天这个不太稳定的世界,新的政党还在不断出现。大党都想执政,小党满足于做“反对党”,或参与联合执政。但他们“为谁执政,如何执政”的问题不一定很明确或很正确。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最大的执政党,中国没有反对党。中国共产党很能协调与国内各党派的关系,秉公为民,为全国各族人民谋利益,她的宗旨中含有其他政党的宗旨,她是国家型的政党。在正确的思想指导下,她能良政善治,执政效率高,在短短几十年就把贫穷落后的东亚病夫改造成繁荣昌盛的大国。她确实是个秉公为民的成熟的执政党。现在出现了一门新学科叫“中共学”。这是外国政党学专家们的新创。笔者倡议,为建立公正、民主、繁荣、和谐的世界新秩序而奋斗的各国精英们真的需要深入研究中国共产党,研究她是怎么能把十四亿人口的大国保持人民民主政体,让人民真正享受民主的好处。(木文典)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