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萃园地 > 

关于诗歌的理性思考

时间:2016/9/13 16:49:44 来源: 作者:张运贵 点击:165

近年来的有些“诗”,内容虚无缥缈、感情空寂无聊;构思怪异跳脱,表达莫名其妙。普遍存在三乱三无现象:意象混乱、思维混乱、语言混乱;无节奏、无旋律、无真情实感。有些更是无病呻吟和自我私情的宣泄。这种作品,“除了他的女人,谁也不感兴趣”。用美国人的话说,就是“喝了白开水撒酒疯”。这些“现代诗”中,我国诗歌的优秀传统几乎荡然无存。这到底是对诗歌的“革命”、“改革”、“创新”?还是对诗歌的胡乱“解构”、消融、折腾?值得我们深思。

我认为:诗歌,是以凝炼含蓄而富于强烈感情色彩和丰富奇特的想象,富含内在节奏和旋律的语言,最集中、最奇妙、最优美、最机巧地表现人类在丰富的社会人生中所孕育的审美情感、审美体验与复杂心态的一种文学样式。诗歌的土壤是生活;诗歌的生命是感情,诗歌的翅膀是想象;诗歌的灵魂是意境。它抒写的是人生之旅,谱写的是心灵之歌,喷射的是感情之火,闪射的是思想之光。它以自身激情汇聚的心潮去拍击读者的心扉;他以睿智率真的哲理去开启人们的心灵,让人们在独特的形象中受到启迪;在激烈的情感中受到撞击;在优美的旋律中获得神趣;在情景交融的意境中受到感染;在人生的哲理中得到感悟;在纯洁的灵魂中得到净化。

真正的诗歌,是时代的记录,是时代的回声,是革命的号角,是前进的鼓声。

正如别林斯基所说:“诗人是社会、时代和人类感官的代表,他的痛苦与欢乐深深地植根于社会和历史的土壤里”(《论文学》)。

真正的诗歌,具有诗情、诗景;诗美、诗味;诗眼、诗魂。诗的内容新颖;诗的感情真挚;诗的思想健康;诗的意境优美;诗的节奏强烈;诗的旋律和谐;诗的色彩明快;诗的味道真淳;诗的语言精警。

真正的诗歌,必然景真、情深、意美、语警。古巴诗人何塞.马蒂曾说:诗句诗都应该“像瓷器一样振振发响,像鸟儿一样远飞高翔,像一股岩浆一样灼热翻滚,诗应该像宝剑一样闪闪发光”。

真正的诗歌,应该融音乐美、色彩美、绘画美、建筑美于一体。“其言动心,其声夺目,其味适口,其音悦耳,便是佳诗。”(袁枚:《随园诗话》);“音乐性是诗的形式的主要特征”,“诗应当是‘叮当作响的流水’”(郭小川);“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北宋郭思);诗歌是“看不见的绘画”,“绘画是不说话的诗歌”(达.芬奇);“诗是有声画,画是无声诗”(古希腊:西蒙尼德斯);“绘画应该是彩色的诗,诗应该是文字的绘画”(艾青);苏东坡称赞王维曰:“味摩洁之诗,诗中有画;观摩洁之画,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成了中国诗歌一以贯之的优良传统。

真正的诗歌,以生活为源泉,在人民的沃土中萌芽;以感情为生命,在爱与憎的血液中铸型;以思想为灵魂,在真善美的熔炉中升华;以想象为翅膀,在灵感的彩翼中飞腾。

真正的诗人,应该有“九佬十八匠”的本领:像鲁班那样善于选材和构思;像贝律铭那样精于诗意建构和形式美追求;像王铁人那样勇于勘探与开掘;像皮尔.卡丹那样善于剪裁与创新;像篾艺巨匠那样精通铺叙与穿插;像铁艺巨师那样勤于锻打与锤炼;像石艺巨匠那样精益求精雕刻;像漆艺技师那样别出心裁调色………。                                      

------分隔线----------------------------
推荐内容